无人驾驶梦濒临破碎

xiaoxiao2021-03-01  4

贾跃亭拼了命也要搞的无人驾驶真的有那么简单吗?

虽然收到了数十亿美元的巨额投资,然而无人驾驶的汽车在短期内很难真正上路。 

我担心参加德国斯图加特的自动驾驶汽车展无异于无神论者走进圣彼得教堂,而教皇正在进行弥撒。无人驾驶的追随者仿佛虔诚的信徒,他们竭力进行无人驾驶技术实践,并期盼打造一个无人驾驶的新世界。他们的“传教”确实使许多人信服。一些政客发表了古怪的声明,比如 Jesse Norman 两周前曾说:“自动驾驶汽车将全面革新我们对道路的使用方法”,此外,政客们将高达 1.8 亿英镑的巨款投入到自动驾驶汽车研究项目中。

无人驾驶能够显著降低道路交通事故,乘车人在上班途中还可以腾出手来刷 Twitter,公众对无人驾驶技术表达了高度的赞扬。

市面上充斥着无人驾驶技术将彻底改变我们生活的假设,这种假设被那些记者无限放大,他们并不了解科技公司和汽车制造商的技术内幕,但却迫不及待地鼓吹那些似乎永远不会实现的技术。然而,只需仔细阅读一下这些文章即可发现这类吹嘘的不切实际。正如斯图加特车展的一位参展商向我解释的那样:“问题在于营销人员抓住一点皮毛就开始大肆宣传,并不了解事情的具体局限。这很好地解释了炒作存在的原因。"

如果要相信更极端的主张,我们就已经适应了无人驾驶汽车的新现实。它应该是什么样的现实。谷歌自动驾驶汽车联盟的 Uber 和 Waymo 等公司告诉我们,未来无人驾驶汽车、共享单车、电动汽车以及共享汽车将替代现今的私家车。这项革命由三个独立的部分组成,它们分别是电动、共享和无人驾驶,每个部分本身都会产生巨大的社会影响,科技公司和一些政治家表示这些革命是可取且不可避免的。事实上,这三个部分的实施都充满了障碍,比如电池容量不足,人们很自然地想要拥有一辆属于自己的汽车,再者,把自己的生命交给计算机缺乏安全感。

无人驾驶汽车的自主性分为从 Level 0 到 Level 5 的六个层级。Level 0 表示汽车的自主性为零;Level 4 意味着大部分的时间汽车都自动驾驶,但乘客需要将手放在方向盘上,同时将脚放在刹车上,以便在必要的时候接管汽车的控制权;而 Level 5 的汽车实现自主驾驶,完全不需要人类的参与。实现 Level 4 将是无人驾驶的基本目标,在 Level 3 中,驾驶员需要时刻关注汽车的状况,事实证明这是不安全的,因为驾驶员容易分神从而对汽车缺乏及时的干预。

因此,汽车制造商倾向于将他们的预测集中在 Level 4 级别。“国际自动驾驶汽车”是斯图加特发行的杂志,戴姆勒的自动驾驶负责人Michael Hafner 对该杂志透露:“在2020或者2021年,除了高度自动化(Level 3)的汽车之外,我们还会将全自动(Level 4 和Level 5)的汽车推入市场。其他几家公司正在做出类似的承诺,有的公司说2021年将达到目标,有的说最晚到2025年即可实现。”

但是,仔细阅读这些新闻稿你会发现,其大部分内容都是关于试验、测试以及试点计划,而不是真正的成品车。现实情况是,目前在任何路上都没有真正的无人驾驶汽车,不光硅谷没有,任何街道上都没有。几乎所有在路上的“无人驾驶”汽车都有一名操作员,当发生错误时以便接管汽车的控制权,事实上,“无人驾驶汽车”经常需要操作员的干预。亚利桑那州的 Uber 致死事故表明,未能及时干预可能是致命的。今年早些时候,我写了一本名为“无人驾驶汽车:何去何从”的书,在本书中我表达了自己对这一技术的怀疑。因此,我认为斯图加特车展的80个参展商以及1500名代表都是我们的敌对方。我相信自己的判断没错,事实上,和我一样持怀疑态度的人非常多。

参展商几乎都是无人驾驶行业的供应商,他们的英文名为 Velodyne LiDAR、Spirent 和Gestigon,其产品缩写为 ECU、ACC 和 V2X。他们的产品既有简单的车辆传感器,又有复杂的雷达测试设备,它们能够与高速行驶的汽车相关联。除此之外,还有其他一些硬件,比如含有五个摄像头且价值300万美元的设备,又如激光雷达(使用激光信号的雷达),它们可以将道路映射到毫米级别。展厅中还包括测试方法的提供商,比如Spark,这是一个500英亩的“设施”,用于在密歇根州试驾无人驾驶汽车,其中包括一条通往地下测试设备的公路隧道。

OEM (原始设备制造商,车辆制造商的新名称)厂商实在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展示。支持远程无人驾驶的汽车很少,甚至几乎没有。其中一辆大型 SUV 展示了一台智能设备,驾驶员使用该设备能够从建筑物中找到目的地,如果是一家餐厅则自动预订餐桌,如果是电影院则自动购票。Lars 以极大的热情展示了这一点,试图说服我它将改变我的生活。当他使用侠盗猎车手作为演示视频时,他的论点便失去了可信度。展厅里还有一款名为 StreetDrone 的汽车,它不是无人驾驶汽车,而只是雷诺 Twizy 的一个版本,可以用来测试各种不同的自主功能。销售人员说已经卖出去四台。这一切都很难驱动无人驾驶的革命。

令人惊讶的是,对于自动驾驶技术,我遇到的人中,对其持消极态度的人居多。很多名人对自动驾驶技术发出了警告,比如 Tim Mackey,他是黑鸭软件的“高级技术传播者”,该公司专注于研究自动驾驶汽车的安全问题。他相信会有一个开创性的活动来阻止业内的所有参与者。他说:“我们已经在其他计算领域拥有了它,例如大数据和安全领域,它将与自动驾驶汽车相关。”目前,没有大公司考虑安全问题,但是他们迟早都将不得不面对这个问题。他指着另一个展台上的视频,其中一名男子正在使用手机应用程序从车库召唤一辆汽车,他说:“这种方式太容易被入侵了。汽车上运行的软件非常陈旧,并且非常容易受到非法入侵。我们只能祈祷唤醒汽车的程序权限较低,祈祷它不要造成人员伤亡。”实际上,几年前的测试就发现,黑客能够控制汽车的转向和制动系统,Mackey 确信犯罪分子有一天也会对自主驾驶汽车使用同样的恶劣手段。

人们普遍希望无人驾驶技术的热浪能够尽快撞击在岩石上,把这些供应商拍醒。尽管这个行业的规模无比巨大,每年投入的资金高达数十亿美元,但目前没有一家 OEM 厂商靠销售无人驾驶汽车赚到一分钱。这笔钱仅仅让参展商们受益,无人价值的投资风险颇高。Johannes 告诉我:“我看到一个像互联网热潮一样的模式。在某些时候,人们会意识到,即使他们的投资能够收到回报,那一天也非常遥远。一旦投资收到回报,他们会立即退出,将钱投到其他领域。”特斯拉汽车的几起死亡事故引发了不良宣传,以及其自动驾驶仪的使用和 Uber 事故,这些都让公众对这一概念的幻想逐渐破灭。

虽然很多人可能会因为无人驾驶技术的失败而失去生计,但盲目的痴迷会产生更具破坏性的副作用。Johannes 拒绝透露自己的全名以及他所提到的公司名称,他补充说道:“无人驾驶这个科学领域正在吸引所有人的兴趣。我有一个朋友曾经痴迷航天事业,差点就成了宇航员,但如今,她放弃了航天事业转投无人驾驶,她目前主要开发无人驾驶的算法。”

因此,追求无人驾驶汽车的梦想不仅没能有效地改善交通,而且阻碍了其他科学的发展。在我与之交谈的20多家参展商中,没有一家相信自动驾驶汽车会在十年内成功上路。它存在无数的问题,从保险问题到技术的局限性以及公众对新的出行方式的抵触。我们不能盲目相信政治家关于无人驾驶汽车如何改变我们生活的愚蠢言论,我们需要对其潜在利益(如果有的话)以及它们的缺点进行清醒的评估。

原文:https://www.spectator.co.uk/2018/07/the-dream-of-driverless-cars-is-dying/ 

作者简介:Christian Wolmar,他是一名英国记者、作家,同时还是一位交通领域的专家。 

译者:安翔,责编:屠敏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www.6miu.com/read-3850243.html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