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介面價值來看待事物

xiaoxiao2021-03-01  2

用介面價值來看待事物攻殼機動隊所架構的空間是一個 virtual reality的世界,相較於攻殼一,Innocence的片頭看不到那些隱藏在螢幕的世界,換句話說,不在乎低階的存在方式:byte或者是無法被整除的餘數(1、0)。所呈現的是一個連螢幕都沒有的、數位内化的實體:身體除了靈魂,一切都是電子化的,亦或者除了身體一切都是數位化的?世界的一切只剩下了介面的操控,人可以在自己身上接線與電腦聯繫,甚至可以擁有外部的記憶裝置來儲存大量訊息,一切的運作都離開了感覺的層次,只剩下一種介面的、可以隨時存取的模式。與現在的狀況不同,人們不再是把意識當作一種介面,而是意識本身,那些感知世界的框架,自己就是以一種介面的模式存在著。看Innocence,我把焦點放在身體、感覺和意識、靈魂兩個方向。在Innocence的世界裡面,只看的見兩種:純粹與不純粹。純粹的身體、感覺、意識、靈魂跟不純粹的兩種。純粹的只有巴特的狗、上校,剩下的都是不純粹的,是綜合的。Innocence基本上預設了一個空間,就是被機械與網路完全控制的世界,沒有真假的問題,一切都有可能是發生在『電子腦』的運作底下,亦即視覺的運作被取消了,取而代之的是意識的或者說,是數位的視覺。透過網路,駭客可以直接進入你的大腦,更改你的程式,你所看見的都不是被看見的那個樣子,一切的呈現都是數位影像的顯現,連感覺都可以被操控。身體感消失了。Innocence中,大部分的身體是沒有感覺的。在哈樂葳驗屍的那一段當中,有一段很精彩的對話,但相較於對話內容,更值得注意的是三個角色在感覺上的差異,哈樂葳與巴特是沒有感覺的,所謂的沒有感覺,就是在那個場景中,只有德古沙是會覺得冷,只有他是有感覺的,這種感覺是身體的感覺、器官的感覺,不是意識的感覺。德古沙自己也個電子腦化的人,在他來說,他的腦是可以跟外部裝置連線的,嚴格的來說,他的感覺只存在於身體或者說是器官,但其實他的大腦已經是電子化的腦,換句話說,他的感覺也只是數位的感覺。德古沙是半個電子人,他的身體大部分仍舊是肉身的,除了他的電子腦外,所以他會冷、會痛、可以生兒育女。Innocence中另外還有幾個人物:巴特、金跟上校,他們分別屬於三種另外的不同層次的身體:機械的身體、數位操控的人偶身體以及沒有身體。人可不可以存在一種形式,這種形式的身體等於沒有身體,他只剩下大腦、意識或者是靈魂?在Innocence中,巴特是只有意識或者靈魂的人物,他的身體基本上都是機械的:他的視覺是數位處理過的,所以沒有盲點、他的身體是機械的、沒有痛覺的,連他的腦都是電子化,是可以被入侵也可以破解別人入侵的終端機。相較於巴特的金,他的存在模式就是曖昧的,他中介於巴特與上校之間,沒辦法完全脫離身體,也沒辦法完全進入網路的母體世界中,如同他自己說的,他只在母體裂縫的這一端,仍需要一個人偶,作為他龐大資料庫儲存的地方。現實生活中,有著類似這樣的綜合體,英國著名的物理學家Stephen Hawking,就是以這種形式存活,他必須仰賴各種儀器才能生存,與外界溝通必須透過電腦,只剩下腦部的活動跟部分的肢體(手指),他的存在模式是被人工的機械所支撐,但這並無損於他的存在。最後是完全沒有身體的上校,對於我來說,上校的存在或許只是一個電子訊號的狀態。在倪匡的衛思裡科幻小說中,有一個外星種族,是沒有身體的,那個星球只有意識的存在,他們的生命形式就是一屢訊號,隨著訊號的強弱而生滅。在Innocence中,上校是GHOST,根據巴特的說法,上校與母體合而為一,所謂的母體就是龐大的網路系統,所以上校可以隨時自動存取於各個終端機之中,所謂的守護天使就是這個樣子,一種接近神的存在。Innocence中,意識跟靈魂彷彿是可以混為一談,又似乎是分開論述的,但無論如何,只有巴特家的小狗是純粹的意識跟靈魂,他沒有被改造、喜歡巴特、不會被入侵、餓了吃、忍不住了就隨地大小便,就現代的眼光來看,是真誠的表現。但就片中的角度來說,這樣子的存在狀態是失控的,跟純粹只有意識跟靈魂的上校一樣,是無人能干擾的存在狀態。剩下的角色,都隨時的有被入侵的可能,換句話說,當一切都與伺服器連結之後,終端機的位置其實是被虛設了。在這樣的虛設的位置,一切存在都變成了可疑、不可靠的。如德古沙,在進入金的房間之後,其實已經掉入了一個虛擬的體驗迷宮之中,藉由巴特幫他的初始化,他才得以脫離那個迷宮之中,在迷宮裡面的人是沒有能力自己脫身的。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巴特身上,他在小店中遭受金的入侵,也是藉由其他人才能夠幫他脫身。要從這樣龐大的資訊系統中脫身的方法,除了初始化(回到剛開始的樣子)外,就是要進入母體,成為母體的一部份,這也是上校所選擇的方式,與其入魔,不如讓自己成為幽靈(GHOST)。在巴特與德古沙第四次要進入金的家之前,有一段對話,巴特問德古沙:你怎麼知道你現在不是單身,在家等你的妻女是否真的存在,難道不是你回家在房間所做的夢而已?還有另外一句話,是德古沙說:我們回到物理世界了嗎?其實在整個找尋金的過程當中,或者說整個Innocence裡面,有一個很重要的訊息就,這個訊息只說明了一點,就是思考主體的陷入。<BR>Innocence中,思考主體不是進入網路與現實斷裂,而是整個現實陷入了網路世界中,虛擬即是真實。人類已經喪失決定自我經驗的可能,他們把一切存在於皮膚底下的事物放入了括弧之中,身體成為自身的科技殖民。押井守預設了這樣子的一個未來場景,在這樣的未來場景裡面顯示的其實是現在的某些樣貌:我們的世界僅存在著介面的價值,我們只需要動最少的、甚至是身體的末端,就可以達到數倍的效益,在這樣子的世界裡面,人與人的關係只剩下介面而已。生死去來,棚頭傀儡,一線斷時,落落磊磊Innocence除了討論了VR的問題外,人偶也是讓我產生莫大興趣的地方。上述的愚蠢二元來討論存有的模式,只是簡單的從身體跟意識的層次來說,在Innocence中,這些存有模式中,還有更值得玩味的地方,就是對於人偶或是人的擬態的討論。整部片子貫穿的就是人偶的問題,從人偶殺人開始,到人為什麼要做出這種與人相似度那麼高的人偶,並且賦予他們靈魂。或許這是一種匱乏。人偶的存在就是為了彌補某種失落。在東方社會中,我們在祭祀的時候,有個習慣,會燃燒用紙紮的人偶,認為人偶會到陰間去服侍死去的人。在Innocence中有一幕,也是如此:在巴特與德古沙到北方去後的廟會中,最後面有一幕是燃燒人偶的畫面。這個畫面意涵了兩件事情:人偶本身就是拿來祭祀的,為了救贖而存在。或者是,當人類用棄的人偶,就是要焚燒處理,人偶最終的歸處是化為灰塵。要祭祀什麼?在那樣子的數位化的時候,神的存在已經是不可能的,那祭祀的究竟是什麼?其實要祭祀的是自己吧:被祭祀的是機械化身體的人,也就是自己。人偶存在的背後意義,已經不是簡單的享樂、或是幫忙做家事那樣簡單而已。人為什麼想要複製自己的形象,或者說,上帝為什麼要複製自己的形象創造人,這種複製的過程又是什麼?在人類逐漸的將自己的身體機能進化(?)的同時,往前進的身體在不可見的地方失落,這種失落感覺很像陽具的匱乏,於是利用人偶,在人偶身上得到了滿足。因為人類喪失的決定自我的可能,所以藉由人偶的存在給予人類一種得以操控自我的錯覺,而這樣子的錯覺讓人匱乏的慾望得到滿足:我們想要回到那個原始的樣子,而那個原始的感覺是來自於小女孩玩洋娃娃的經驗。人在面對人偶的過程中,錯認為在面對自己。

所以金的存在是一個訊息,其實那時候的人的存在跟人偶的存在是一樣的,當意識進入的龐大的資訊系統以後,人也只是被不可見的線所操控的傀儡一樣,而人去製作人偶,那些質感精密、具有靈魂的人偶,就是試圖掙脫那條不可見的線,找尋一個可能,只是事實上仍舊是被操控著,沒辦法脫離。結語進入網路之後,思考主體跟身體其實是產生十足的斷裂的。我們捏造型像在螢幕之上,但其實這樣的形象跟自己的身體是斷裂的,而與自己的慾望是連結。作為一個有意識的創作者,押井守在Innocence這部作品中,給出了很多,要談的很多,不過課堂上也談了很多,在這裡我只談了我想談的跟我的想法,價值上來說,或許,還是Innocence這作品才是最有價值的吧。

相关资源:微信小程序源码-合集1.rar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www.6miu.com/read-3650258.html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