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HTTPS,SSL

xiaoxiao2021-02-28  12

实验 (加密,HTTPS,SSL)


目录

加密 概念时序图 与 引发问题SSL 作用时序图 与 引发问题过程

加密

黑客能从客户到服务数据传输之间进行数据窃取,加密的作用就是使其不能看到传输的真实内容

参看资料 ssl 加密,明文,签名 的文章 http://blog.csdn.net/u013424496/article/details/51161370 ssl 证书发布机构的证书 和 服务端的证书 生成 http://blog.csdn.net/mr_raptor/article/details/51854805 nginx 安装证书 http://www.linuxidc.com/Linux/2013-08/88271.htm


概念

对称加密算法:解密和加密使用的秘钥是一样的。 非对称加密算法:解密和加密使用的秘钥是不一样的。 RSA加密:公钥 加密 只能用私钥解密,私钥 加密 只能用公钥解密。 指纹:内容hash化 指纹算法:hash 算法的一种,上面使用的 hash化 函数就是指纹算法,简单点就是 $指纹 = 指纹算法fun(‘内容’);

签名:指纹RSA加密

公钥:加密后只有持有私钥的服务端能解密从而看到真实内容,期间无论黑客怎样拦截数据,能看到的都是加密数据,毕竟黑客没有私钥 私钥:加密后只要是持有公钥的人都能解密从而看到真实内容,其中包括数据拦截的黑客。


时序图

Created with Raphaël 2.1.0 被黑客拦截的过程 用户 用户 黑客 黑客 服务端 服务端 '你好' -> 使用公钥加密 = {你好} {你好} 没有私钥,只能看到密文{你好}看不懂 原封不动发送{你好} 使用私钥解密{你好} = 你好 使用私钥加密'我是服务端' = {我是服务端} {我是服务端} 我也有服务端的公钥,解密{我是服务端} = 我是服务端 看懂了内容 依然发送密文{我是服务端} '我们聊点其他的' -> 使用公钥加密 = {我们聊点其他的} {我们聊点其他的....}

用户和服务端加密的数据黑客不能修改,因为密文修改会被顺坏,导致下一方不能解密而导致通讯结束,用户加密内容黑客能拦截但不能解密,但服务端加密的内容却是能被黑客拦截而解密,从而知道其真实内容 原因在于公钥谁都能拥有,包括黑客在内,所以要使用到对称加密而让黑客没有解密的机会

承接上时序图

Created with Raphaël 2.1.0 用户 用户 黑客 黑客 服务端 服务端 {我们聊点其他的...我们以后使用 对称算法A加密数据,这是秘钥A_KEY} 没有私钥,只能看到密文 {...(上面内容)}看不懂 原封不动发送 {...(上面内容)} 使用私钥解密 {...(上面内容)} = (上面内容) 从而知道客户之后的数据用A算法和A_KEY加密 使用A算法用A_KEY 对内容'好的!' 进行加密 = [好的!] [好的!] 我也有服务端的公钥, 解密[好的!] ??? 乱码,因为加密算法改变 解密乱码,预计算法改变, 在多次尝试后发现用A算法加密 但没有A_KEY 没办发 只能原封不动发送[好的!] 使用A算法和A_KEY解密 [好的!] = 好的!

上述方式黑客终于连服务端加密的数据也不能解密而看不懂了

但仍然有漏洞的是第一流程中,公钥是怎样派发给用户和黑客的,公钥不明情况下可能导致黑客冒充服务器

Created with Raphaël 2.1.0 用户 用户 服务端 服务端 你好 你好这是我的<服务器公钥>

上面的是正常的派发公钥(这是假设,实际上公钥绝对不是这样发到客户端的)

黑客冒充服务端的方法

Created with Raphaël 2.1.0 用户 用户 黑客 黑客 服务端 服务端 你好 你好 你好这是我的<服务器公钥> 生成自己的公钥(与上述步骤无关) 你好这是我的<黑客公钥> '我们以后对称算A...' -> 使用<黑客公钥>加密 = {我们以后对称算A...} {我们以后对称算A...} 使用<黑客私钥>解密得知内容 = '我们以后对称算A...' 使用A算法用A_KEY 对内容'好的!' 进行加密 = [好的!] [好的!] {我们以后使用 对称算法B加密数据,这是秘钥B_KEY} 使用B算法用B_KEY 对内容'好的!' 进行加密 = [好的!] [好的!] 使用B算法用B_KEY 对内容[好的!] 进行解密密 = '好的!' 一直交流着 使用A算法和A_KEY加密 '我要转给某某 1000快,密码是:sb' = [我要转给某某1000快,密码是:sb] [我要转给某某1000快,密码是:sb] 使用A算法和A_KEY解密 [我要转给某某1000快,密码是:sb] = '我要转给某某1000快,密码是:sb' 得到 '我要转给某某1000快,密码是:sb' 后,修改为 '我要转给黑大大1000快,密码是:sb' 用B算法使用B_KEY加密 = [我要转给黑大大1000快,密码是:sb] 等待... [我要转给黑大大1000快,密码是:sb] 使用B算法用B_KEY 对内容[我要转给黑大大1000快,密码是:sb] 进行解密 = '我要转给黑大大1000快,密码是:sb' 执行 success(B算法加密过程省略) 成功 系统崩溃 离线跑路...

综上所述:原因就是在于客户端不能识别公钥的真实性,若客户端知道公钥的确,的的确确是来自我要访问的服务端便不会有上述发展。

所以回归问题是公钥如何识别 <黑客秘钥><服务端秘钥>,这就要使用到 ssl证书

证书的作用:让客户端知道 那个 公钥确实是来源于 服务端 的

SSL

我们操作系统里面已经安装了一定量的数字证书(都是权威的,信用的),而实际上,我们操作系统的这些个证书保存的就是证书供应商的公钥,每次我们发送给用户的不是公钥,而是数字证书(上面的错误例子),客户端收到我们发送的数字证书后会与系统权威的数字证书供应商对照,查找能解密我们发送的数字证书的公钥,而我们发送的数字证书密文中便藏有我们自己服务器的公钥

上述的两个公钥是不同的 操作系统权威与信任的数字证书中的公钥:是之我们操作系统中本来就有的,从装机那一刻起便伴随着系统 我们发送的数字证书中的密文里面的公钥:就是时上述时序图中的公钥

但是既然每个操作系统都有,那黑客也有。问题就是像是找一个公正人,证明此域名的确是来自我们服务器的,并不是来源黑客。回顾上述概念:

公钥:加密后只有持有私钥的服务端能解密从而看到真实内容,期间无论黑客怎样拦截数据,能看到的都是加密数据,毕竟黑客没有私钥 私钥:加密后只要是持有公钥的人都能解密从而看到真实内容,其中包括数据拦截的黑客。

那些权威的证书颁发机构也是使用这条规则 例如我向他买证书,然后他会询问我许多资料(都是证明当前注册证书的域名是否真实属于我),然后经过一系列审核,确定域名是属于我的,然后他会使用RSA(RSA类型的)算法以他们自己的私钥加密我的信息,域名,和公钥(注意这个公钥是上述时序图的公钥,就是我的服务器的公钥,不是是证书颁发机构一开始就存在操作系统的公钥)等集合成一数字证书并颁发给我,客户端和黑客都能取得我发送证书,都能解密里面的内容,都能证实域名的确,的的确确是我服务器的,然而 黑客并没有加密证书所需要的秘钥(注意,这秘钥是证书颁发机构自身秘钥),所以黑客没有修改权(当然,他能强行修改内容再加密,但密文却不能被客户端成功解析,因为秘钥加密的只能用公钥解密,黑客操作系统中有公钥能解密,但没有加密的秘钥,所以他胡乱想一个秘钥加密的话,是不能被客户操作系统里面的证书颁发机构的公钥解密的),如此,便不存在上述黑客冒充服务器的情况,毕竟黑客知道证书内容,但他不能修改,也是无能为力,如果还想同行上述时序图,便要更换域名,也就跟钓鱼网站差不多,因为客户访问的域名早已被黑客强行重定向

例如: https://baidu.com 是安全的,看浏览器https显示绿色 https://beidu.com (假设黑客取得这个域名,且到为域名买证书且同过)是安全的,看浏览器https显示绿色 上述域名不同,但也是安全的,ssl 证书只能验证传输过程安全问题 还要注意所有的http 都是没有经过 加密,https才有使用加密。

引用 http://blog.csdn.net/u013424496/article/details/51161370 的一段话

我们”ABC Company”申请到这个证书后,我们把证书投入使用,我们在通信过程开始时会把证书发给对方,对方如何检查这个证书的确是合法的并且是我们”ABC Company”公司的证书呢?首先应用程序(对方通信用的程序,例如IE、OUTLook等)读取证书中的Issuer(发布机构)为”SecureTrust CA” ,然后会在操作系统中受信任的发布机构的证书中去找”SecureTrust CA”的证书,如果找不到,那说明证书的发布机构是个水货发布机构,证书可能有问题,程序会给出一个错误信息。 如果在系统中找到了”SecureTrust CA”的证书,那么应用程序就会从证书中取出”SecureTrust CA”的公钥,然后对我们”ABC Company”公司的证书里面的指纹和指纹算法用这个公钥进行解密,然后使用这个指纹算法计算”ABC Company”证书的指纹,将这个计算的指纹与放在证书中的指纹对比,如果一致,说明”ABC Company”的证书肯定没有被修改过并且证书是”SecureTrust CA” 发布的,证书中的公钥肯定是”ABC Company”的。对方然后就可以放心的使用这个公钥和我们”ABC Company”进行通信了。

正确的是这样

Created with Raphaël 2.1.0 用户 用户 服务端 服务端 你好 你好这是我的<A品牌-数字证书>

整个过程

Created with Raphaël 2.1.0 系统 系统 用户 用户 黑客 黑客 服务器 服务器 打开浏览器 你好 你好 这是我的 A数字证书 到自身操作系统查找证书,且取得公钥 (与用户那一样,后详细解析) 解析到www.xxx.com传输安全,没有作假, 公钥的确来自服务器 没有客户解密证书所用的公钥所对应的秘钥 (有点拗口)所以不能加密内容 这是我的 A数字证书 查找所用操作系统信任的证书是否存在A机构 存在A机构的证书,且取得公钥 使用公钥解密A数字证书,得到明文 (明文就是人类能看懂得内容) 内容检验,就是把内容通过指纹算法(hash算法一种) 加密,与证书中的指纹对比,来判断内容是否被修改过 来源可靠,浏览地址栏显示安全

(待续…)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www.6miu.com/read-2350138.html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