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屌丝程序员的青春(一三七)

xiaoxiao2021-02-28  10

    租房是贾建烦心的一件事,还有一件特别深刻的烦心事就是挤地铁。早高峰、晚高峰地铁里面都是人,不幸的时候地铁里弥漫着一股臭脚丫味道,使得贾建每每要屏住呼吸一阵;较不幸的时候地铁里会弥漫着浓烈刺鼻的香水味,最不幸的时候地铁里弥漫着狐臭味道让贾建感到窒息。

    挤地铁的过程中挤出了很多小故事。

    有一次,三个金发碧眼的老外被人群裹挟着挤进了车厢,他们面面相觑几秒钟后劫后余生般地大笑起来。

    有一次,车门打开时,贾建看见一个男子提着裤子落荒而逃。在早高峰的拥挤推搡中他的裤腰带不知什么时候被挤掉了。

    有一次,一男一女因为谁踩了谁的脚而大打出手。女子怒发冲冠操起手提包向男人脸上挥去,谁知包的拉链忘了拉上,化妆品、钱包、钥匙撒了一地。男子犹豫几秒钟后,叹了口气,蹲下来帮女子捡起地上的东西。

    还有一次,周末天降大雪,地铁站内的人比往日多出许多。一个瘦弱的中年男子正费力地把身子挤进沙丁鱼罐头般的车厢,可是他努力了许久半个身子还是悬在车厢外。警示灯已经亮起,车门即将关闭,正当男子进退两难之际,说时迟那时快,车内一位彪形大汉出手相救将瘦弱男子拦腰抱进了车厢。车厢里的空间已高度饱和,瘦弱男子动弹不得,脸颊紧紧贴在大汉的胸膛上。看到这一幕,贾建的脑海里立马拟好了一部“耽美”小说的大纲......。

    地铁上是存在阶级分层的,在这一封闭的空间内,房、车、收入都变得不再重要,有座位的人便是至高无上的有产阶级。哪怕车厢里挤得像快要爆炸的罐头,他们都方寸不乱、安然淡定,或闭目养神、或闲看手机、或想着自己的心事,任神思游离到外太空。

    站着的人就辛苦多了,他们用左胳膊肘在胸前顶出一小块宝贵的空间,用右手擎着手机,依靠那一块小小的屏幕暂时忘掉地铁里浑浊的气味。他们的眼睛也不是一直盯着手机看,他们会很警觉地留意“有座阶级”每一个细微的动作。每当发现一个“有座阶级”把手机收回包中或朝着车门口张望时,“无座阶级”们的神经便立刻紧绷起来,他们表面镇定自若,内心却剑拔弩张,盘算着在“有座阶级”抬起屁股的瞬间,既要快如闪电地抢到座位又要保持一定的风度和优雅。

    贾建每天来回有两个多小时是在地铁里度过的,为了不让自己产生“时间都浪费在路上”这种感觉,贾建恨不得把电影院和书房都搬进地铁。

    在地铁上看电影并不舒服,因为屏幕大小、噪音太大,时不时还会因换乘而被迫中断。但回到家,把自己摔在床上,把笔记本电脑放在肚子上,如此看电影又总会因为姿势太过慵懒放松而中途睡着。于是贾建把待看的片子分门别类,节奏舒缓的日式小清新电影拿到地铁上去看,紧张刺激又需充分调动思维的片子则留在家里专心欣赏。

    赶上忘记给手机充电的时候,贾建干脆堂而皇之地欣赏别人手机上的片子。有一次贾建身边的女孩在看《老友记》,贾建则在她身后伸着脖子观看剧情,虽说这部剧贾建看了N多遍了,不过看到颇搞笑的台词时,贾建俩人一起大笑起来。这种陌生人之间的默契后来也时有发生。

    读书当然也是把通勤旅程变轻松的好办法。贾建绝大部分的技术书籍都是在地铁上读完的,久而久之竟然养成只有在交通工具上才能专注读书的坏习惯。电子书携带方便,可以随时摘录句子,撰写批注。纸质书质感卓越且保护眼睛,更容易启发思考。

    有段时间贾建常带着纸质版的《鸟哥的Linux私房菜》上地铁,因为书太厚,地铁上人又多,举到眼前阅读时很容易戳到前面那人的脊梁骨,贾建因此遭到不少白银和侧目。但爱书之人总是惺惺相惜的,除了白眼,贾建也收获了不少赞赏与鼓励。有一位前辈曾和贾建短暂交流过读这套书时的心得,他说在地铁上捧书而读的人越来越少了,贾建认真读书的样子让他有点感动。

    加班后乘地铁回家便是又一番光景了。晚上十点多的乘客,脸上不约而同地挂着疲惫和脆弱。好像夜越深,心事就越重,眼神也就越茫然缥缈。这个时候乘地铁,贾建是不大愿意看书、看电影的。贾建把身体靠在车厢内壁,让目光扫过那些忧郁的脸庞,在心里给他们编了一个又一个养家糊口的故事。

    偶尔会遇到混进地铁的流浪歌手,抱着一把破吉他穿梭在各个车厢,用沙哑的嗓音唱起过时的情歌。贾建听着歌,观望着自己的影子映在车窗上像一幅被水泡过的肖像画。地铁上当然也会遇到伸手乞讨、步伐蹒跚的行乞人,贾建见的多了自然会无动于衷。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www.6miu.com/read-1600116.html

最新回复(0)